<address id="jbtll"></address>

    
    

            翻譯大師的博客

            講述翻譯大師學習翻譯的心路歷程

            英漢兩種言語在構成、運用等方面都存在較大差別

            杭州翻譯由于文化不同,英漢兩種言語在構成、運用等方面都存在較大差別,可以講一口地道、契合英美習氣的英語確實不太容易。名師提示:作為一個英語學習者,我們要努力培育本人的英語思想才能,依照英語的習氣去講英語,只要這樣才干在學習中有質的飛躍。實踐翻譯中,成語、習氣用語、主動與被動等特殊句子,都因英漢言語差別而不同,翻譯時要依照英語思想去了解,否則就有可能鬧笑話。
            ...

            華東軍區政治部外國語專修學校三期學習俄語

            杭州翻譯 陳毅元帥生前曾不止一次就外語學習問題做過報告。但1951年5月所做的那次報告,在時間上或許是最早的了。
                
                1950年3月,我16歲,和幾位同窗一同報考華東軍政大學第二期。軍大的校長是威名赫赫的陳毅,一位儒將和詩人。能成為陳司令員的學生,我們都感到光彩。
            ...

            留意前后時態與該構造堅持分歧

            杭州翻譯2012考研英語翻譯幾個句式

            (1)用于句首,留意前后時態與該構造堅持分歧

            As it is, we can not help him.

            As it was, we could not help him.

            (2)用于句末

            Let\\‘s keep it as it is.

            ...

            調查團一行冒雨抵達西安翻譯學院

            杭州翻譯公司7月29日上午,天津市委常委、市委教育工委書記茍利軍,天津市副市長張俊芳帶領天津市教育代表團一行47人在完畢了對西安交通大學、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的參觀調查后,來到西安翻譯學院,我省有關指導陪同調查。
            上午8時40分,調查團一行冒雨抵達西安翻譯學院,遭到該院指導的熱情接待。在參觀了校圖書館等教學設備,聽取了學院辦學狀況引見后,茍利軍深有慨嘆的對隨行高校的擔任同志說,民辦高校與公辦高校有很大的不同,西譯之行給我們很大的啟示和不一樣的感受,那就是民辦高校的生存認識、開展認識比公辦高校激烈。作為一所民辦高校,西安翻譯學院的特性就是辦學特征鮮明,專業設置和人才培育形式面向市場,面向需求,充沛思索到學生的就業,依據市場需求培育高精尖人才。
            ...

            盤繞翻譯作質量量降落和翻譯人才短缺

            杭州翻譯公司近些年來,翻譯問題惹起關注,盤繞翻譯作質量量降落和翻譯人才短缺不時有談論見諸報章。7月19日《人民日報》刊載余中先先生文章《翻譯人才哪兒去了》,指出當前翻譯界存在的一些問題,如“人才稀缺”、“青黃不接”,所談意見中肯有據。

              翻譯人才問題,就英語而論,說少也少,說多也多。 說多是說當前能做翻譯的人很多。除長期從事翻譯的譯者之外,大專院校英語專業教員、學生都有人在做翻譯,還有企事業單位的專職譯者等。這種現象應該說是好事。說翻譯人才少是說翻譯才能很強、程度很好、其譯作在讀者中影響很大的人比擬來說還不夠多。此外,與我們國度所需比擬起來,也就是說,我們這么大的國度,這么多的讀者,這么長久的歷史,需求譯進譯出的東西很多,能勝任這一任務的人數就顯得少了。

            ...

            《百年孤單》在一地半個月內就被搶購一空

            杭州翻譯公司1967年《百年孤單》在阿根廷南美出版社初次出版時,馬爾克斯說本人當時的估量是大約能賣掉五千本,在此之前,他的作品每種大約只賣出了一千多本,這是他第五本小說。但實踐上,第一版的《百年孤單》在布宜諾斯艾利斯一地半個月內就被搶購一空“我也沒想到它能像熱香腸一樣在全世界各地出賣。”在后來的訪談錄中,馬爾克斯這樣說。

            2011年夏天,正式取得馬爾克斯受權的《百年孤單》在中國出版,也如老馬形容的“熱香腸”一樣熱賣,并在網絡上引發熱議?!栋倌旯聠巍分形淖g者范曄之前并沒有想到會遭遇這樣的繁華現象,有人為龐大的布恩迪亞家族繪制家族譜系圖,有人劇烈地討論范版譯文與之前黃錦炎、高長榮等版本的細節差別,有人用各自所長的言語看各語種翻譯與中文翻譯的區別,也有人從當前譯本中回味多年前初讀《百年孤單》時的記憶。   范曄坦言,在承受翻譯的時分沒有想到這么多人對這本書心胸等待,也因而,他在微博行開了一個“慚愧集結帖”“特地搜集本版硬傷,特別是不可寬恕的那種。” 不過,在斑斕多姿的拉美文學中《百年孤單》只是其中的一部,固然能與它比肩的作品不少,范曄說能有那樣的影響力的,或許只要這一部。他主攻的范疇是拉美詩歌,詩歌研討及翻譯在西語界屈指可數,“拉丁美洲精彩的東西太多了,需求引見的太多了。”說起那些應該被譯介過來的拉丁美洲詩人時,這位年輕的學者有些興奮,“你看像萊薩馬·利馬(Jose Lezam a Lim a),偶像級的,他寫詩,但是他有一本很牛的小說《天堂》,也有人說他是‘拉美的普魯斯特’,十分值得做一做!”范曄說本人暫時可能不會再翻譯小說,但真假如翻譯萊薩馬·利馬的書的話,他恐怕會動心。“假如要譯他的書,得去古巴待上一年半載的,找一些高人來討教。”  我想盡量少傷害他人對這個書的感情 南都:《百年孤單》你最早讀的是吳建恒的譯本? 范曄:對,我剛上大學的時分。南都:還有印象嗎?   范曄:沒有什么印象,沒有覺得特別的震動。我如今越來越置信一個人和一本書相遇的這種機緣,有的時分是考究在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地點和正確的書,有的時分你要是機緣不恰巧或者短少一些什么,可能就不會有什么特別的印象。但是有一點,很多讀者對這本書的熱情是我當初沒有想到的,而且都是大家一些生長閱歷或者閱讀閱歷中十分重要或者印象深入的一局部,這個我也是沒有想到?! ∧隙迹耗阍谖⒉┥习l了一個帖子,特地征集大家挑錯?   范曄:我之所以這樣發帖想挑硬傷,無非就是想在我力所能及的狀況下把這個東西再打磨得好一點。有些東西你說整個作風你不喜歡,這個我改動起來比擬艱難,你讓我換一個別的,那就不是我了,此時此刻這種情境下我能給出的根本上就是這樣一個東西。但是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圍內把一些漏譯、錯譯或者如今想起來處置得不是十分妥當的中央,或者能想起更好的表達方式,盡可能地把它打磨得略微更好一點,這樣也對得起大家對這本書的感情,我主要是這個思索。  其實我原本是想一本書翻完了我就能夠撤了,頂多就是你偷偷地看一看人家夸你你就快樂一下也就完了。但是其實沒有這么簡單,特別它觸及太多人的感情,由于它是你閱歷的一局部,你記憶的一局部,這個東西我還是十分尊崇的。由于一本書你文學史的評價這些都是見仁見智的,隨著時間的流逝可能有變化。但是我特別看重讀者對書的感情,作為譯者,我原本就是讀者。所以我就是想盡量少傷害他人對這個書的感情。   我不希望呈現十分重的所謂的翻譯腔  南都:可能很多人最初讀到馬爾克斯時,對他的文風記憶深入,那種綺麗奇譎的相貌是之前特別生疏的,還有人以至記得馬爾克斯的那種共同“氣息”,所以會有人評論說“相見不如思念”,我不曉得你怎樣看?   范曄:這個挺復雜的,用這個詞的時分每個人可能想說的東西不一樣。由于它可能就是跟你的某一段記憶和閱歷銜接在一同的,這些東西我覺得也很有意義。另外一方面我覺得還有可能就是你會把你對拉美的這種想象、這種等待又和某一種文風聯絡到一同,這樣你看到其他作風表現,你可能覺得絕望,懊喪,或者是憤恨,由于它冒犯了你的一些記憶。這個我特別可以了解,由于我也是一個讀者,我也讀一些其他的譯文。這個也沒關系,我想每一個譯作都是有相對的自足,而且對一個經典來說它也不怕再重譯,再說譯本這個東西又沒有什么定本可言,你看從1984年到2011年,這過了將近二三十年的時間,我覺得可能用不了二三十年可能又有新的譯本出來,至少能夠取代我的譯本,大家能夠有更多新的選擇。我覺得這個沒有什么,像《紅與黑》都有十幾個譯本。  南都:陳眾議覺得你的翻譯是“異化”的,把讀者直接帶到作者那里,但是也有評論覺得你的譯文短少那種生疏感,中文很好,打磨得太光亮,仿佛是兩種完整相反的意見?! 》稌希何矣X得是這樣,由于一切一切的翻譯都是在規化和異化中找均衡點,由于翻譯自身是一個妥協的藝術或者說是一個均衡的藝術,永遠在張力之中,但是要在張力中找到一個相對的均衡點、一個動態的均衡。所以我倒也沒有覺得我這個特別規化或者特別異化,我倒沒有主動去追求它??赡軕鹦g上部分上略微有一點,我個人有一種觀念,就是小說能夠思索得標準一點,但是詩歌要異化一點,這是我本人的一個想法。馬爾克斯的文風有時分很多變,比方說部分明顯有一些言語游戲,有些中央它是向以前的文本致敬的,所以這種中央我為了表現這種東西,就是略微使它變得異化一點我也在所不惜,但是整體上我主要是想還是回到那個調子上。由于我覺得馬爾克斯原文的言語掌控得很好,我作為一個讀者印象太深了,翻譯有這種動態對等的準繩,就是一個西語的讀者讀馬爾克斯的時分不會讀出這種很僵硬的東西,我們漢語的讀者也應該有大約相同的一種感受,我主要是從這方面思索?;蛘弋敃r也可能遭到一些前輩的影響,像弗雷西爾,他說譯者應該想象假如原作者用中文寫作會怎樣樣,另外搞法語的羅新璋先生說“譯應該像寫”。當然馬爾克斯用中文寫作是怎樣,我肯定也沒有這個才能到達,但是我可能遭到這個方面的影響,所以就不希望呈現所謂的翻譯腔十分重的??赡苡行┳x者恰恰是等待翻譯腔,不過這也很正常,由于任何一個作品包括譯作不可能滿足一切人的請求,我歷來沒有這樣的奢望,那么沒有到達人家的希望我也很負疚。   南都:在詳細翻譯中哪些方面的艱難比擬大一些? 范曄:(笑)大家都問我艱難。艱難可能主要是兩方面,一方面是像前面說的希望找準基調,另一方面是詳細的艱難,像很多對中國讀者比擬生疏的文化符碼,包括一些名物,那就查工具書,網上查,還有就是向拉美的外教討教。   南都:也有讀者比擬糾結“里正”這個翻譯。   范曄:“里正”我本人也不覺得處置得好,之所以這樣處置,其實是想堅持里面雙關的言語游戲,當然你把它翻譯成“鎮長”也一點問題沒有,但是雙關語就沒有了。小說里面有個上下文,何塞·阿爾卡蒂奧·布恩迪亞他們原本是生活在一種準烏托邦的田園牧歌式的環境里面,原來是自治的,但是忽然就呈現了“政府”這樣的東西,政府派來這樣一個人,何塞·阿爾卡蒂奧·布恩迪亞實踐上不認識corregidor這個詞,這個詞字面上看,是從動詞corregir“糾正”這個詞過來的,他不曉得這是一個官職的意義,他望文生義覺得是“糾正者”,所以他說“我們不需求糾正者”。它不只僅是言語游戲,也代表了馬孔多人這樣的一種心態。當然這里面又隱含了整個《百年孤單》的一個主題,解碼的主題,里面有很多編碼與解碼,羊皮卷是最明顯的,還有其他的,比方有很多黑話,像小女孩麗貝卡來的時分,她說的話他人不懂,西班牙語她聽不懂———其實她懂的,但她不答復,但是說印第安人土話的時分她又懂了。里面呈現了很多不同的解碼、誤解碼、編碼,這個小小的細節也表現出來了,何塞·阿爾卡蒂奧·布恩迪亞也解碼錯誤,他沒有看到corregidor真正的意義,他字面義了解成“糾正者”,所以會有這樣的話。假如翻譯成“鎮長”的話后面怎樣翻呢,這個言語游戲就沒了,當然你也能夠加注,我也加了注,你只能加注闡明,“鎮長”和“糾正”的關系,假如能在翻譯出這個來當然更好,所以我為什么翻譯成“里正”呢,是希望“糾正”的“正”能和它聯絡起來。 他把本人當做一個小說的形象來創作   南都:有評論包括馬爾克斯本人的現身說法,說《百年孤單》的寫作作風和馬爾克斯其他作品相差也是挺大的,有的是十分簡約,可能會用新聞式的那種方式,但《百年孤單》看上去似乎華美、繁復,這本書在他整個寫作當中的作風特性是怎樣樣的? <p style=\"MARGIN: 0px 3px 15px\">  范曄:我不是研討這個的,也沒有整體做過這方面的工作,但是我覺得還是有一個一以貫之的東西,包括馬爾克斯前期的作品在內。我們老覺得《百年孤單》十分華美、繁復,其實它是很多樣的,很多時分也不是從頭到尾都很華美、繁復,我并不覺得。有些描寫他不惜筆墨,但是有些時分敘說也很簡約?;蛘哂腥苏f巴洛克式的,馬爾克斯絕不是巴洛克式的,在文學史中,說到拉美的新巴洛克,我們都不會用在馬爾克斯身上,我們會把新巴洛克的標簽用到卡彭鐵爾、萊薩馬·利馬這樣的作家身上,但最少在我狹窄的閱讀經歷里面,沒有看到文學史家把這個概念用在馬爾克斯身上,他至少不是最典型的,即便《百年孤單》我覺得也不是。南都:翻譯中你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范曄:我印象最深的還是馬爾克斯對言語的操控才能,這里其中一個主題就是表現這個敘說者的基調,我就對這個印象十分深,我希望可以把這種東西再現出來。所以“27年一代”的紀廉就說馬爾克斯像上帝一樣寫作,說“像上帝一樣寫作”就是他可以很精準地控制一切的喜怒哀樂,而且用最經濟的筆墨,當然該揮霍的時分他也不吝嗇揮霍,但是他都能控制得十分好。我不斷讀馬爾克斯也是這種“天地不仁”,一切都把握在手里的覺得,這也是我不是特別喜歡他的一個緣由,當然他是藝術巨匠那是無可置疑的。但是我這次重新讀也覺得之前略微有點成見,有點太片面了。他有極強大的控制力,但是并不意味著他就是一個完整冷漠的或者高高在上的、居高臨下那種態度,這兩者并不是絕對不能共存的,其實里面還是有一些細節可以讀出他的溫情。只不過他的不是那種直接性的或者很抒情性的流露。所以這也是我一個新的閱讀感受?! ∧隙迹宏P于《百年孤單》,馬爾克斯本人對它的評價是,從文學角度來說《百年孤單》并不是他覺得最自得的一個作品?! 》稌希菏?,但是馬爾克斯說話你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由于他是一個巨大的神話制造者,馬爾克斯自身就是馬爾克斯制造的一個形象。他有這個認識,最少我有這種覺得,他在各種訪談中,特別是在他八十年代得諾貝爾文學獎以后,我覺得他的訪談中有一種游戲在里面,他有一定戰略地、有認識地在營造他本人,他把本人當做一個小說的形象來創作,所以他說話你不能夠全信,他在跟你做游戲,你要是太當真你就失敗了。(笑)   翻譯大多數時分帶來挫敗感   南都:你覺得翻譯這本書和之前翻譯科塔薩爾的《萬火歸一》,哪些體驗是特別不一樣的? 范曄:肯定不一樣,由于這是兩個肉體氣質完整不一樣的作家,固然他們倆都是“拉美文學爆炸”的代表人物??扑_爾不是另開一個天地出來,他沒有馬孔多世界這樣一個另外的理想,他是把習見的日常理想生活給你偷偷地翻開一個裂痕,給你找到一個罅隙出來,你說非理想也好、另一種理想也好或者夢想要素也好,它都恰恰躲藏在理想中,或者跟你的理想要素是糾結在一同的。你想他的一切的故事都發作在兩個城市,一個是巴黎,一個是布宜諾斯艾利斯,偶然有哈瓦那什么的,根本上沒有別的中央,所以他是完整不同的途徑。南都:科塔薩爾的《南方高速》就是寫堵車,寫得讓人很吃驚?! 》稌希簩?,你不曉得他從哪一分鐘哪一時辰把這個理想給你擴展了,或者給你翻開了一個傳送門,你不曉得從哪一時辰他勝利地到達了這一點。所以兩個人都是很兇猛的幻術巨匠,但是路數完整不一樣?! ∧隙迹鹤x者和翻譯者這兩個身份,在你翻譯這個書的時分兩者之間會打架嗎?  范曄:其實肯定也有一定張力,由于作為讀者還是很快樂的,你讀科塔薩爾也好,讀馬爾克斯也好,的確有閱讀的快感。但是閱讀是快感,翻譯就是自虐了,就是痛并快樂著,有時分恰恰閱讀時給你制造極大快感的東西,在翻譯中可能給你帶來最大的痛苦。由于有些東西你覺得這個寫得太漂亮了,太好玩了,但是有的時分“妙處難與君說”,這種東西恰恰是很奇妙的益處,你恰恰能夠很會意地體會到,但是你怎樣把這個東西傳達出來就費力了。當然你要是可以很僥幸地想到了一些再現的方式,那么這種成就感也是有的,但是我覺得大多數時分是一種挫敗感。

            ...

            翻譯家陸務實榮獲第18屆野間文學翻譯獎

            杭州翻譯公司媒體報道,上海翻譯家陸務實榮獲第18屆野間文學翻譯獎。此舉不只為上海爭光,也給日見衰悴、令人堪憂的中國翻譯界注入了一份自信心,可喜可賀!

              調查翻譯獎的品種,其創設目標無外乎兩個目的:一是促進本語種翻譯程度的進步和翻譯事業的進一步開展以及開掘和培育翻譯人才,再者是推進本語種出版物在全球范圍的推行,從而促進本國文化與世界的交流。就日原本說,其主要的翻譯獎有以下兩個:

            ...

            杭州翻譯公司整理專業詞匯中英對照

            杭州翻譯公司整理1 backplane 背板
            2 Band gap voltage reference 帶隙電壓參考
            3 benchtop supply 工作臺電源
            4 Block Diagram 方塊圖
            5 Bode Plot 波特圖
            6 Bootstrap 自舉
            7 Bottom FET Bottom FET
            ...

            原句構造比擬特殊(\"It is ... that ...\"),了解起來有點艱難

            杭州翻譯公司單句篇(一)

              譯事三難:信、達、雅。求其信,已大難矣!故信矣,不達,雖譯,猶不譯也,則達上焉。...易曰:“修辭立誠。”子曰:“辭達而已!”又曰:“言而無文,行之不遠。”三者乃文章正軌,亦即為譯事楷模。故信、達而外,求其爾雅...——嚴復《天演論.譯立言》

            ...

            正式向尤金大使翻譯劉少奇主席的說話

            杭州翻譯公司上世紀50年代末,中國掀起了史無前例的“大躍進”和“人民公社”運動,時任蘇聯駐華使館翻譯的作者及時將二者翻譯成俄文,并得到了中國官方的認可。但是,這兩個全新的政治術語傳回蘇聯后,蘇聯指導人對這場政治運動的見地與中方發作了極大分歧。

            我創造了兩個俄文新詞

            那是1958年春天的一個傍晚,中國國度主席劉少奇在中南海接見尤金大使,我作為翻譯陪同前往。當劉主席向尤金通報中共中央關于在全國展開“大躍進”和“人民公社”運動的決議時,我在腦子里就開端揣摩如何正確翻譯這兩個在俄文里不曾呈現的新政治術語。

            ...
            «123456789101112131415»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100427
            Copyright 杭州翻譯公司 杭州翻譯. Some Rights Reserved.

            婷婷激情五月色综合中文字幕

              <address id="jbtll"></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