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btll"></address>

    
    

            翻譯大師的博客

            講述翻譯大師學習翻譯的心路歷程

            «   63.時不我待Time and tide wait for no man.真的太幸福了~ »

            則自不為盜

              課外文言文原文及翻譯


              【原文】《豐樂亭記》(歐陽修《永州八記》)


              修之來此,樂其地僻而事簡,又愛其俗之安閑。既得斯泉于山谷之間,乃日與滁人仰而望山,俯而聽泉;掇幽芳而蔭喬木,風霜冰雪,杭州翻譯,刻露清秀,杭州翻譯公司,四時之景,無不可愛。又幸其民樂其歲物之豐成,而喜與予游也,因為本其山川,道其風俗之美,使民知所以安此豐年之樂者,幸生無事之時也。 夫宣上恩德以與民共樂,刺史之事也。遂書以名其亭焉。


              【譯文】


              我來到這里,喜歡這地方僻靜,而且政事簡單,又喜愛它的風俗安寧閑適。在山谷之間找到這泉水以后,就經常同滁州人在這里抬頭望豐山,低頭聽泉聲;春天采摘幽香的山花,大旱天托庇在喬木下乘涼,妻了秋冬兩季,經過風霜冰雪,山水更加清楚地顯露出明凈秀美,四季的景色沒有什么不可愛的。雙慶幸這里的百姓喜歡那年景的豐收,高興同我一起游玩,因此我根據這里的山水,稱道這里的風俗的美好,使百姓知道能夠安享這豐收年景的歡樂的原因,是幸運地生活在太平無事的時代啊。 宣傳皇上的恩德來和百姓共同歡樂,這是州官的事情。因此,我寫下這篇文章,來給這座亭子命名。


              【原文】《孔子家語》


              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即與之化矣;與不善人居,如入鮑魚之肆,久而聞其臭,亦與之化矣.丹之所藏者赤;漆之所藏者黑.是以君子必慎其所處直焉


              【譯文】


              常和品行高尚的人在一起,就像沐浴在種植芝蘭散滿香氣的屋子里一樣,時間長了便聞不到香味,但本身已經充滿香氣了;和品行低劣的人在一起,就像到了賣鮑魚的地方,時間長了也聞不到臭了,也是融入到環境里了;藏丹的地方時間長了回變紅,藏漆的地方時間長了回變黑,也是環境影響使然??!所以說真正的君子必須謹慎的選擇自己處身的環境。


              【原文】《后出師表》(陳壽《三國志?諸葛亮傳》)


              章武三年春,先主于永安病篤,召亮于成都,屬以后事,謂亮曰:“君才十倍于曹呸,必能安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訃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亮涕泣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貞之節,繼之以死!“先主又位詔,敕后主曰汝與丞相從事,事之如父?!?br/>

              【譯文】


              章武三年的春天,先主(劉備)在永安病情加重,(于是)把諸葛亮召到成都,把后事囑托給他,(劉備)對諸葛亮說:“你的才能要十倍于曹呸,必能安定國家,最終成就大事。若嗣子可以輔佐的話就輔佐他,如果他不能成材的話你就自己稱帝吧?!敝T葛亮哭著說到:“我一定就我所能,精忠衛國,死而后已!”先主又傳詔,命令后主對待丞相就如對待父親。


              【原文】《上與群臣論止盜》(司馬光《資治通鑒》)


              上與群臣論止盜?;蛘垼ㄓ腥酥鲝垼┲胤ㄒ越?。上(太宗)哂之曰:“民之所以為盜者,由賦繁役重,吏貪求,饑寒切身,故不暇顧廉恥耳!朕當去奢省費,輕徭賦,選用廉吏,使民之衣食有余,則自不為盜,安用重法耶?”自是,數年之后,海內升平,路不拾遺,外戶不閉,商旅野宿焉。


              【譯文】


              皇上與群臣議論怎樣禁止盜賊。有人請求使用嚴厲的刑法來制止?;噬衔⑿χf:"老百姓之所以去做盜賊,是由于賦稅太多,勞役、兵役太重,官吏們又貪得無厭,老百姓吃不飽,穿不暖,這是切身的問題,所以也就顧不得廉恥了。我們應當去掉奢侈,節省開支,減輕徭役,少收賦稅,選拔和任用廉潔的官吏,使老百姓穿的吃的都有富余,那么他們自然就不會去做盜賊了,何必要用嚴厲的刑法呢!從這以后,過了幾年,天下太平,沒有人把別人掉在路上的東西拾了據為己有,大門可以不關,商人和旅客可以露宿。


              【原文】《齊使問趙威后》(戰國策)


              齊王使使者問趙威后。書未發,威后問使者曰:“歲亦無恙耶?民亦無恙耶?王亦無恙耶?”使者不說,曰:“臣奉使使威后,今不問王,而先問歲與民,豈先賤而后尊貴者乎?”威后曰:“不然。茍無歲,何以有民?茍無民,何以有君?故有舍本而問末者耶?”


              【譯文】


              齊襄王派遣使者問候趙威后,還沒有打開書信,趙威后問使者:“今年收成還可以吧?百姓安樂嗎?你們大王無恙吧?”使者有點不高興,說:“臣奉大王之命向太后問好,您不先問我們大王狀況卻打聽年成、百姓的狀況,這有點先卑后尊吧?”趙威后回答說:“話不能這樣說。如果沒有年成,百姓憑什么繁衍生息?如果沒有百姓,大王又怎能南面稱尊?豈有舍本問末的道理?”


              【原文】《任末好學勤記》(自王嘉《拾遺記》)


              任末年十四,負笈從師,不懼險阻。每言: (人若不學,則何以成?) 或依林木之下,編茅為庵,削荊為筆,刻樹汁為墨;夜則映星而讀,暗則縛麻蒿以自照。觀書有會意處,題其衣裳,以及其事。 (門徒悅其勤學,常以凈衣易之。) 臨終誡曰:“夫人好學,雖死猶存;不學者,雖存,謂之行尸走肉耳?!?br/>

              【譯文】


              任末十四歲,學習沒有固定的老師,背著書箱不怕路途遙遠,危險困阻。常常說:“人如果不學習,那么憑什么成功呢?!庇袝r靠在林木下,編白茅為小草屋,削荊條制成筆,刻劃樹汁作為墨。晚上就在星月下讀書,昏暗(的話)就綁麻蒿來自己照亮??吹梅闲囊?,寫在他的衣服上,來記住這件事。一同求學的人十分喜歡他的勤學,便用干凈的衣服交換他的臟衣服。(他)不是圣人的話不看??焖罆r告誡說:“人喜歡學習,即使死了也好像活著;不學的人,即便是活著,只不過是行尸走肉罷了?!?br/>

              【原文】《鄭鄙人學蓋》(劉基《郁離子》)


              鄭之鄙人學為蓋。三年而大旱,無所用,棄而為秸槔。三年而大雨,又無所用,則還為蓋焉。未幾,盜起,民盡戎服,鮮用蓋者。欲學為兵,則老矣。越有善農者,鑿田種稻,三年皆澇。人謂宜泄水種黍,弗聽,而仍其舊,乃大旱連歲。計其獲,則償歉而贏焉。故曰:“旱斯具舟,熱斯具裘。天下名言也!”


              【譯文】


              鄭國的一個鄉下人學做雨具,三年學會了但碰上大旱,他做的雨具沒有用處。他就放棄雨具改學桔槔(打水的用具),學做了三年卻碰上大雨,又沒有用處了。于是他就回頭又重做雨具。不久盜賊蜂起,人們都穿軍裝,(軍裝能擋雨)很少有使用雨具的人。他又想學制作兵器,可他老了,不行了。

             ?。ㄓ綦x子知道此事后,說道:“人生有很多事常不是人為可以決定的,全由老天爺說了算。不過,雖是天定的,但學習哪種技術,應是自家決定的,那個鄉下人之所以弄到這個結果,他自己是有責任的。)

              越國有一個善于搞農業的人,墾荒造田種水稻,但是三年都遇上水災。人們說應排水后改種黍米,他不聽從,而按原來的干,又干旱連續兩年。他算了一下收獲,已補償了以前的欠收還有贏余呢。因此說:“天旱要準備船只,天熱要縫制裘皮衣。真是世間的名言啊?!?br/>

              【原文】《文天祥傳》(《宋史》)


              天祥至潮陽,見弘范,左右命之拜,不拜。弘范遂以客禮見之,與俱入?山,使為書招張世杰。天祥曰:“吾不能?父母,乃教人叛父母,可乎?”索之固,乃書所過零丁洋詩與之。其末有云:“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弘范笑而止置之。?山破,軍中置酒大會。弘范曰:“國亡,丞相忠孝盡矣,能改心以事宋者事皇上,將不失為宰相也?!碧煜殂怀鎏?,曰:“國亡不能?,為人臣者死有余罪,況敢逃其死而二其心乎!”


              【譯文】


              文天祥被押到潮陽,見到弘范,左右押解之人令其拜見,文天祥堅持不拜.弘范就以賓客之禮接見了他,并與其共入?山,并要求文天祥作書與張世杰,令其投降.文天祥說:"我不能報效祖國,反而教我讓人背叛自己的國家,怎么可以這樣做呢?"弘范仍然要求他寫招降書,文天祥不得已,把自己過零丁洋時所做的詩文給了他,詩末有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弘范看了后,就不再提及此事.后來?山被攻破,弘范在軍中置酒大擺慶功會,弘范說:"你的國家已經來亡,你作為宰相忠孝已經兩全了,若能以事宋之心事我大元皇帝,仍不失你的榮華富貴,仍然是你做宰相."文天祥潸然淚下,說:"國家滅亡而不能救,作為人臣即使死了,也不能免除自己的罪過,怎能茍且偷生,另事他主呢?


              【原文】《子魚論戰》(《十三經注疏》?《左傳》)


              楚人伐宋以救鄭。宋公將戰。大司馬固諫曰:“天之棄商久矣,君將興之,弗可赦也已?!备ヂ?。


              宋公及楚人戰于泓。宋人既成列,楚人未既濟。司馬曰:“彼眾我寡,及其未既濟也,請擊之?!惫唬骸安豢??!奔葷闯闪?,又以告。公曰:“未可?!奔汝惗髶糁?,宋師敗績。公傷股,門官殲焉。


              國人皆咎公。公曰:“君子不重傷,不禽二毛。古之為軍也,不以阻隘也。寡人雖亡國之余,不鼓不成列?!?br/>

              子魚曰:“君未知戰。?敵之人,隘而不列,天贊我也。阻而鼓之,不亦可乎?猶有懼焉!且今之?者,皆我敵也。雖及胡?,獲則取之,何有于二毛!明恥教戰,求殺敵也。傷未及死,如何勿重?若愛重傷,則如勿傷;愛其二毛,則如服焉。三軍以利用也,金鼓以聲氣也。利而用之,阻隘可也;聲盛致志,鼓?可也?!?br/>

              【譯文】


              楚國人攻打宋國(本土)來解救鄭國。宋襄王準備接戰。大司馬(公孫)固勸戒道:“上天拋棄我們商朝(宋應該是商王朝的后裔吧)很久了,國君想興盛它,不可能被赦免(復興)了??!”(宋襄王)不聽,跟楚國人在泓河作戰。


              宋國部隊已經部好陣,楚國部隊還沒有渡過河。司馬(子魚)說:“敵眾我寡,在他們還沒有上岸,請(趕快)攻擊他們?!彼蜗逋跽f:“不行?!保ǔ筷牐┮呀浬习哆€沒有部好陣,又勸告(宋襄王)。宋襄王說:“還不行?!保ǔ筷牐┮呀洸亢藐嚵巳缓螅ú砰_始)攻擊他們,宋國部隊戰敗,宋襄王傷了屁股(大腿),國王的親兵(也)被殲滅了。國人都埋怨國王。宋襄王說:“君子不傷害受傷的人,不擒拿有白發的人。不憑借險要取勝。我雖是亡國者(商朝)的后代,(也)不會擊鼓進攻沒有部好陣的敵人?!?

             ?。ㄋ抉R)子魚說:“您不懂得什么是打仗啊。強敵,在險地而且沒有部陣,是天助我也!圍堵并攻擊他,有什么不可???本來就怕(打不贏)??!況且現在的強敵,都是我們的敵人,雖然有老兵,抓來當俘虜,管他是否黑發中有白發???教育戰士什么是恥辱,為的是殺敵啊。(敵人)傷了還沒有死,為什么不能再殺一刀?如果愛惜(敵人)不傷他再傷,就如同不傷(敵人)!愛日人的老兵,就如同降服(敵人)一樣??!部隊是用來勝利的,鳴金擊鼓是用聲音鼓舞士氣的啊。能勝利的辦法就用它,險要也可以啊。聲勢大士氣就高,擊鼓攻擊參差不齊的敵人才對啊?!?br/>

              【原文】《去私》(呂不韋《呂氏春秋?孟春紀》)


              天無私覆也,地無私載也,日月無其私燭也,四時無私行也。行其德而萬物得遂長焉。黃帝言曰:“聲禁重,色禁重,衣禁重,香禁重,味禁重,室禁重?!眻蛴凶邮?,不與其子而授舜;舜有子九人,不與其子而授禹。至公也。


              晉平公問于祁黃羊曰:“南陽無令,其誰可而為之?”祁黃羊對曰:“解狐可?!逼焦唬骸敖夂亲又鹦??”對曰:“君問可,非問臣之仇也?!逼焦唬骸吧??!彼煊弥?。國人稱善焉。居有間。,平公又問祁黃羊曰:“國無尉〔尉〕管理軍事的官。 ,其誰可而為之?”對曰:“午可?!逼焦唬骸拔绶亲又有??”對曰:“君問可,非問臣之子也?!逼焦唬骸吧??!庇炙煊弥?。國人稱善焉??鬃勇勚唬骸吧圃?!祁黃羊之論也,外舉不避仇,內舉不避子。祁黃羊可謂公矣?!?br/>

              【譯文】


              晉平公問祁黃羊說:“南陽這個地方缺個長官,誰適合擔任?”祁黃羊答道:“解狐適合(補這個缺)?!逼焦f:“解狐不是你是的仇人嗎?”(祁黃羊)回答說:“您問(誰)適合,不是問我的仇人是(誰)?!逼焦ǚQ贊)說:“好!”就任用了解狐。都城的人(都)稱贊(任命解狐)好。過了一些時候,平公又問祁黃羊說:“國家少個掌管軍事的官,誰擔任合適?”(祁黃羊)答道:“祁午合適?!逼焦f:“祁午不是你的兒子嗎?”(祁黃羊)回答說:“您問(誰)適合,不是問我的兒子是(誰)?!逼焦ㄓ址Q贊)說:“好!”,就又任用了祁午。都城的人(又一致)稱贊(任命祁午)好??鬃勇牭搅诉@件事,說:“祁黃羊的話,真好?。。ㄋ┧]舉外人,不(感情用事)排除自己的仇人,薦舉自家的人,不(怕嫌疑)避開自己的兒子,祁黃羊可以稱得上是大公無私了?!?br/>

              【原文】《后出師表》(諸葛亮)


              臣受命之日,寢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月渡瀘,深入不毛,并日而食。――臣非不自惜也:顧王業不可偏安于蜀都,故冒危難以奉先帝之遺意。而議者謂為非計。今賊適疲于西,又務于東,兵法“乘勞”:此進趨之時也。


              【譯文】


              我接受遺命以后,每天睡不安穩,吃飯不香。想到為了征伐北方的敵人,應該先去南方平定各郡,所以我五月領兵渡過瀘水,深入到連草木五谷都不生長的地區作戰,兩天才吃得下一天的飯。不是我自己不愛惜自己,只不過是想到蜀漢的王業決不能夠偏安在蜀都,所以我冒著艱難危險來奉行先帝的遺意??墒怯行┌l議論的人卻說這樣作不是上策。如今曹賊剛剛在西方顯得疲困,又竭力在東方和孫吳作戰,兵法上說要趁敵軍疲勞的時候向他進攻,現在正是進兵的時候。

            •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網站分類

            文章歸檔

            Tags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100427
            Copyright 杭州翻譯公司 杭州翻譯. Some Rights Reserved.

            婷婷激情五月色综合中文字幕

              <address id="jbtll"></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