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btll"></address>

    
    

            翻譯大師的博客

            講述翻譯大師學習翻譯的心路歷程

            « “怎么你媽今天這么早回來總覺得吃不透原文的精神 »

                記者

              我得說我最喜歡的《百年孤獨》一定要有黃錦炎的名字,那是我分辨譯本是“馬貢多”還是“馬孔多”的標準之一。我喜歡他的譯本的文字感覺,不過才知道原來他從來就是和人合譯的。

                在下一個真正的正版出來之前(據說很無望?。?,我要去弄一本1984年上海譯文出版社的《百年孤獨》來。臺版翻譯太不習慣啦!還貴

              

              

              

                

                以下轉自《深圳晚報》(真是驚訝呀):

                 $2 $2 $2

                打開一扇通往世界的窗戶

                與《百年孤獨》譯者之一黃錦炎對話

                

                1984年,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了黃錦炎、沈國正、陳泉三人合譯的《百年孤獨》,這是人們能看到的《百年孤獨》最早版本之一。近日,記者頗費周折找到了當年的譯者之一、上海外國語大學西班牙語系教授黃錦炎,透視《百年孤獨》走過的歲月。

                

                記者:還記得第一次遇到《百年孤獨》是什么時候嗎?當時怎么會關注到這樣一本書?

                

                黃錦炎:上世紀六十年代是拉美文學爆炸的年代,但當時國內對拉美文學的研究是非常滯后的。我們幾個譯者都是搞西班牙語語言文學的,在圖書館里能看到的都是五十年代以前的作品?!栋倌旯陋殹烦霭嬗?967年,那時國內“文化大革命”剛剛開始,根本無法看到這種作品。我第一次看到《百年孤獨》原作是在“文革”后的1978、1979年。有位同事去古巴進修帶來這本小說,因為長期沒有接觸新的外國文學作品,同事們一面傳閱,一面討論小說的內容,感覺特別新鮮。

                

                記者:能形容一下您初讀《百年孤獨》的感受嗎?

                

                黃錦炎:我初讀《百年孤獨》是把它當成了一本國外流行小說。當時感覺到這本小說很特別,不像其他小說那樣有大段的描寫、對話、人物心理分析等等,這本小說就像在講故事娓娓道來,從布恩迪亞家族背井離鄉建造馬孔多到最后一個家族成員被螞蟻吃掉,前后有七代人,歷史跨度很大,人物關系復雜,讀起來很有挑戰性,所以我一拿到書就覺得放不下來,讀完了就想把小說譯成中文介紹給中國讀者。

                

                記者:在您的眼里,《百年孤獨》是怎樣一本書?

                

                黃錦炎:《百年孤獨》作為魔幻現實主義的代表作,被認為是20世紀西班牙語文學最杰出的作品之一。作者加西亞?馬爾克斯也因為這部不朽的作品而登上了諾貝爾文學獎的獎壇。對于這樣一部偉大的作品,是無法用簡單的幾句話來評價的。從個人的感覺而言,我覺得《百年孤獨》是一部用文學語匯寫就的民族發展史。

                

                記者:當時的翻譯過程有何曲折嗎?

                

                黃錦炎:作出翻譯這部作品的決定是比較容易的,因為作品內容吸引人,藝術表現手法很新奇,我和沈國正都是搞文學翻譯教學的,所以一拍即合,決定把作品譯成中文。但那時候譯介外國文學作品還是有很多限制,作品內容經過審查后,各出版社為了避免“撞車”有一個統籌的計劃。

                我開始找了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后來被告知這本書的計劃在上海譯文出版社。我聽說已經有人去聯系過翻譯事宜,后來比較了一下兩個試譯稿,上海譯文出版社決定讓我們繼續翻譯下去。出版之前,沈國正和我選了《百年孤獨》六章登載在《世界文學》雜志上,這是國內最早介紹的《百年孤獨》譯文。

                

                記者:當時為何會三人合作呢?后來,我曾經看過某出版社您獨自翻譯的版本。

                

                黃錦炎:合作翻譯在當時西班牙語文學翻譯界很時興,因為絕大多數譯者是西班牙語教師,課余時間搞翻譯時間不是很充裕。幾個人合譯可以分擔,也可以譯得快一些,出版得早一些。從那以后,我就沒有重譯過,有好幾個人跟我說他們看到過我單獨譯的版本。我說,如果真的看到過,那肯定是盜版,反正我沒有收到過翻譯費。

                

                記者: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的中國,沒有一個年輕人不知道《百年孤獨》,每個作家的夢想都是寫出一部中國版《百年孤獨》;現如今,這部經典的年輕讀者還能像當初一樣嗎?

                

                黃錦炎:1982年,加西亞?馬爾克斯獲得了當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后來介紹拉美文學爆炸的資料也多起來了,《百年孤獨》的名字通過各種渠道傳播開了。經歷過書荒年代的年輕人,那時求知若渴,正巧在那時出版,所以一下子擁有那么多讀者,這是不奇怪的?,F在的年輕人能靜下心來看文學名著的比較少了,加上這部小說的再版遇到版權方面的問題,想看也不一定找得到書。當然,愛好文學的鐵桿讀者還是有的。

                

                記者:自1991年伯爾尼國際版權公約在中國生效后,就沒有出版社再出過《百年孤獨》了嗎?

                

                黃錦炎:現在書店里的確買不到《百年孤獨》的中文版,作為譯者我當然感到非常遺憾,但是伯爾尼國際版權公約是保護作者知識產權的,應該遵守,杭州翻譯。我們十多年沒有再版《百年孤獨》中文版,說明我們嚴格遵守了版權公約。這幾年來出版社和我們都在和各方面聯系溝通,我想通過大家努力,總會爭取到再版權,讓今天的年輕一代能欣賞到這部不朽的著作,杭州翻譯公司。

                

                記者:如果開列清單的話,或多或少受到《百年孤獨》影響的中國當代作家有一長串:莫言、余華、韓少功等,翻譯這部作品時,您預料到了它在中國的巨大影響嗎?

                

                黃錦炎:《百年孤獨》譯本出版的時候,這些作家都很年輕。他們都曾經是知青,“上山下鄉”的艱苦經歷磨練了他們,也豐富了他們的閱歷,使他們產生一種創作的沖動,想通過文學語言來詮釋他們對社會的認識和理解,然而,長期統治著文藝界的社會現實主義寫作方法不能滿足他們渴望創新的要求,于是他們就在外國文學中尋求啟示。

                《百年孤獨》出版后在上海文藝報上引起了熱烈的討論,這完全出乎我們意料。因為我們對作品的理解主要是從語言、文化、藝術的角度吃透原作,然后盡可能原汁原味地再現原作,把它奉獻給讀者。而這些年輕的作家閱讀這部作品卻是為了尋找創新突破的“門道”。正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他們看到作品的第一句話“許多年之后,面對行刑隊,奧雷良諾?布恩迪亞上校將會回想起,他父親帶他去見識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就覺得大受啟發:原來小說還可以這樣寫的。我個人認為,《百年孤獨》對于當時剛擺脫長期禁錮的中國文學,意味著打開了一扇通向世界的窗戶。

            •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網站分類

            文章歸檔

            Tags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100427
            Copyright 杭州翻譯公司 杭州翻譯. Some Rights Reserved.

            婷婷激情五月色综合中文字幕

              <address id="jbtll"></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