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btll"></address>

    
    

            翻譯大師的博客

            講述翻譯大師學習翻譯的心路歷程

            « 翻譯這個職業在普通人群中都有著些許神秘的顏色原句構造比擬特殊(\"It is ... that ...\"),了解起來有點艱難 »

            正式向尤金大使翻譯劉少奇主席的說話

            杭州翻譯公司上世紀50年代末,中國掀起了史無前例的“大躍進”和“人民公社”運動,時任蘇聯駐華使館翻譯的作者及時將二者翻譯成俄文,并得到了中國官方的認可。但是,這兩個全新的政治術語傳回蘇聯后,蘇聯指導人對這場政治運動的見地與中方發作了極大分歧。

            我創造了兩個俄文新詞

            那是1958年春天的一個傍晚,中國國度主席劉少奇在中南海接見尤金大使,我作為翻譯陪同前往。當劉主席向尤金通報中共中央關于在全國展開“大躍進”和“人民公社”運動的決議時,我在腦子里就開端揣摩如何正確翻譯這兩個在俄文里不曾呈現的新政治術語。

            我起初想的是將“大躍進”譯成“快速的運動”,將“人民公社”譯為“人民協會”或者“大眾公司”。但聽了劉少奇進一步闡明二者的細致涵義后,我立即承認了最初的思緒。于是,我嘗試改用更貼近中文涵義的俄文,將“大躍進”直譯為“Большойскачок”(大飛躍);同時,我又從俄文“巴黎公社”想到了用“Народнаякоммуна”翻譯“人民公社”這一新詞。

            在正式向尤金大使翻譯劉少奇主席的說話前,我特地征求了在座的中國資深俄文翻譯家趙宗遠先生的意見。他聽了我的說明,思索片刻,當即表示贊同。他以為,如此翻譯已非常準確達意。他特別欣賞我用“коммуна”(公社),說這個詞翻譯得恰如其分,比之俄語中的同義詞“集體農莊”乃至“國營農場”更能達致其意。

            在分開劉少奇主席的辦公室時,我再次同趙宗遠先生交流了我對翻譯這兩個重要政治名詞的觀念。隨后,我將整理的翻譯記載交給了尤金大使。

            蘇聯使館特地開會討論

            誰料回到使館后,尤金大使突然嚴肅地問我:“你翻譯的這兩個詞能否準確?”他看見我同趙宗遠說話,以為這或許是中國人的譯法。當我再次肯定并確認翻譯無誤時,他仍表示狐疑,對我說道:“劉少奇是馬克思主義者,他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我頗為不解,難道尤金會以為,是我錯誤翻譯了劉少奇主席的原話?

            原來,尤金大使是蘇聯著名的馬列主義理論家和哲學教授。他以為,根據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觀念,所謂“大躍進”和“人民公社”是不契合經濟樹立規律的,換言之,中國人發明的這兩個政治術語是同馬克思主義的傳統學說不相符的,是蘇聯的馬列主義者無法接受的觀念。他不斷堅信,劉少奇曾經在蘇聯接受馬克思主義的正統教育,不可能提出違犯馬克思主義的觀念。假設這兩個政治術語的俄文翻譯準確無誤,那么劉少奇傳達的中共中央決議,其實就是毛澤東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歪曲。

            為此,尤金特地召集使館各處參贊開會,討論我對中共中央這個決議的詞義翻譯。

            我立即認識到此事非同小可,我對劉少奇主席的說話翻譯得正確與否,勢必關系到蘇聯指導人對中國這場政治運動的見地。但作為蘇聯使館的外交官和首席中文翻譯,我的工作職責只能忠實于翻譯本身的正確性和重要性。我必需正確理解和準確翻譯這兩個關系嚴重的政治術語,固然這是馬克思主義理論詞典中不曾呈現的新名詞。

            于是,我在這次使館內部會議上再次將中國指導人的重要說話作了詳盡的譯述,并向與會同志解說“Большойскачок”(大躍進)和“Народнаякоммуна”(人民公社)這兩個俄文新詞的來由。

            我的翻譯獲中國官方認可

            在那次使館內部會議上,尤金大使以為,應該立即向蘇聯高層指導報告中共中央的這個決議,由于這兩個敏感的政治新詞可能會使蘇聯人對中國人的觀念不易接受,以致會令赫魯曉夫和毛澤東的關系呈現裂痕,影響兩國兩黨業已樹立的友好關系。他提出,為考證我俄文翻譯的準確性,可否用另外契合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同義詞來翻譯這兩個政治名詞。但我堅持己見并力陳如此翻譯的理由。出其不意的是,使館大多數外交官同意了我的翻譯。尤金大使遂決議將此情況報告蘇聯外交部轉呈蘇共中央。

            不久,中國新華社《俄文電訊》刊載的《中共中央決議》中將“大躍進”和“人民公社”的俄文譯為“Большойскачок”和“Народнаякоммуна”。我稍后了解到,在那次會晤后,趙宗遠先生行將我翻譯的這兩個俄文新詞報請劉少奇主席審批,在新華社《俄文電訊》中初次采用。

            沒過多長時間,在中國對蘇發行的刊物中,在中國的俄語廣播里,致使在中國出版的俄語教科書和詞典中,都呈現了“Большойскачок”和“Народнаякоммуна”這兩個新的詞匯。但是,蘇聯出版的《漢俄詞典》中卻未收錄二者?;蛟S蘇聯人以為,它們是中國人自己發明的,理論情況卻是我這個蘇聯人輔佐翻譯的。我對“大躍進”和“人民公社”的俄文翻譯首先得到了中國指導人的確認,這是我不曾想到的結果。

            正如我們擔憂的那樣,蘇共和中共這兩個社會主義陣營內最大的執政黨,自此在認識形態范疇里產生了不可調和的矛盾與分歧,招致兩國關系呈現裂痕,至20世紀60年代初開端公開論爭并愈演愈烈。事情最后展開到毛澤東指摘赫魯曉夫是修正主義者,蘇聯從此終止了對中國的援助。赫魯曉夫退出政治舞臺后,蘇中關系的惡化依然在加劇。

            發表評論

            網站分類

            文章歸檔

            Tags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100427
            Copyright 杭州翻譯公司 杭州翻譯. Some Rights Reserved.

            婷婷激情五月色综合中文字幕

              <address id="jbtll"></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