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btll"></address>

    
    

            翻譯大師的博客

            講述翻譯大師學習翻譯的心路歷程

            « 留意前后時態與該構造堅持分歧英漢兩種言語在構成、運用等方面都存在較大差別 »

            華東軍區政治部外國語專修學校三期學習俄語

            杭州翻譯 陳毅元帥生前曾不止一次就外語學習問題做過報告。但1951年5月所做的那次報告,在時間上或許是最早的了。
                
                1950年3月,我16歲,和幾位同窗一同報考華東軍政大學第二期。軍大的校長是威名赫赫的陳毅,一位儒將和詩人。能成為陳司令員的學生,我們都感到光彩。
                
                同年12月末,華東軍大二期學員預科結業,我們一局部學員被分配到華東軍區政治部外國語專修學校三期學習俄語。這是一所培育軍事翻譯人才的學校,它是在陳毅的關心和指導下樹立起來的,最初的校址在南京西流灣原周佛海的公館內。陳毅從上海請來了焦敏之教授任校長,從部隊調來了蒯斯曛同志任政治委員。焦校長曾留學蘇聯,通曉俄語,平常西裝革履,鼻架金絲邊眼鏡,一副學者風度,在身著軍服的干部和學員中間顯得與眾不同。焦校長著有《蘇德戰史》《古代世界史綱》,譯作有《馬克思主義的美學觀》《原始人的文化》等,后來被劉伯承元帥聘為軍事學院翻譯室主任。蒯政委一身戎裝,舉止儒雅,他通曉多種外語,是魯迅時期的文學青年和翻譯家。1946年國共會談時他被粟裕將軍聘為英文秘書兼翻譯,譯作有《凄咽》《小小的流亡者》《破滅的春夢》等,還譯過屠格涅夫的《阿霞姑娘》;上世紀50年代末調任上海新文藝出版社社長。兩位校指導都是陳毅的老朋友。
                
                我們第三期同窗到來后,原校址不夠用,便遷到清涼山下一個曾經廢棄的原美軍營房內,營房中的每一單元都是三室一廳格局,一個區隊二十幾人分住三間臥室,當中一個客廳正好用作教室。一座因陋就簡用毛竹、蘆席和麥草搭起來的大棚,便成了我們的飯廳和禮堂。
                
                1951年1月初開端上課,但沒有舉行開學儀式。焦校長說,開學儀式一定要請陳司令員來做報告,司令員曾經容許了,但是他工作十分忙,因而,哪一天陳老總來,就在那天舉行開學儀式。從此我們就開端了漫長的等候,一月份過去了,二月份過去了,三月四月也過去了,陳司令員還是沒有來。
                
                五月的南京,天氣曾經熱起來了。一天早飯后,只見校外山坡上不尋常地呈現了許多武裝軍人,像是一些警衛人員。沒過多久,便傳下令來,各中隊匯合前往大禮堂,也就是那座吃飯用的大草棚。大家心情沖動地猜測著,莫非真是陳司令員來了?不一會兒,一位身體魁梧的軍人在幾位校指導的陪同下登上了主席臺。人人興致勃勃:盼望已久的時辰終于到來了。陳司令員在主席臺就座后,開學儀式便開端了。名為儀式,卻沒有任何的繁文縟節,只要一個內容,就是聽陳司令員做報告。
                
                一收場,陳司令員親切地說,你們上課曾經幾個月了,不斷想早點來探望大家,但沒有時間。我們國度需求大量外語人才,你們是國度的寶貝。報告內容非常普遍,談了當時國際上的封鎖禁運,也談了朝鮮戰爭形勢、臺灣問題和沿海島嶼問題。針對某些同窗中存在的輕視外語學習、輕視翻譯工作的思想,司令員苦口婆心道:你們經過軍隊的學習和思想改造,曾經初步樹立了為人民效勞的人生觀,但是為人民效勞不能只停留在口頭上,要落真實行動上,學好俄語、當好翻譯,就是你們為人民效勞的詳細行動。陳司令員還向我們鄭重提出“要把翻譯工作當成你們的終惹事業”的請求,“到四十歲以后,就不能再當口譯了,但能夠去當外交官、當教師、搞筆譯,出路寬廣得很。”接著,陳司令員分離本人在法國學習法語的經歷,闡明學好外語必需勤學苦練,狠下功夫,要大聲朗誦;要像戰士純熟控制手中的武器一樣純熟控制外語。學外語就是要學地道的外語,不能學成半吊子,那種中國人聽了像外國話,外國人聽了像中國話的外語,是要不得的!這話惹起捧腹大笑。
                
                報告從上午九時許開端,到中午宣布休息,下午一時半我們再次整隊來到大棚,繼續傾聽報告。在下午的報告中,陳司令員提到,“我方才在你們的宿舍外面轉了一圈,看到你們每個人的床上都有一頂蚊帳。我剛從浙江前線回來,前方的戰士們很辛勞,可是還不能做到每人一頂蚊帳,你們的條件好多了。”陳司令員又勉勵學校的教職員和后勤人員,要保證同窗們吃好、睡好、身體好、學習好。接著他又說起,本人的小孩在托兒所內沒有被照顧好。小孩子本應該安康生動,聲音洪亮,但是,他們回到家來,都彎腰曲背,垂頭喪氣。“我看了很不稱心,”他批判說,“他們辦的不是托兒所,是‘駝兒所’。”這又引得我們捧腹大笑。下午的報告又持續了兩個多小時,散會后,同窗們連呼精彩、過癮。
                
                陳司令員的報告內容豐厚精彩,說話方式卻非常平易近人,像在和本人的子女晚輩談家常一樣,娓娓道來,親切感人。在報告過程中,他不時回過頭去,同焦校長等校指導交談幾句,再繼續講。他的話生動有趣,不時引出笑聲。今天距陳司令員給我們作報告的日子,曾經過去了一個甲子。但悠悠歲月,并沒有磨滅我們美妙的記憶。今天能夠告慰我們的陳司令員的是,當年聽過報告的大多數的同窗,后來都在祖國國防建立和經濟建立中發揮了作用,他們沒有孤負您,的確把翻譯當成了本人的終惹事業!
             

            發表評論

            網站分類

            文章歸檔

            Tags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100427
            Copyright 杭州翻譯公司 杭州翻譯. Some Rights Reserved.

            婷婷激情五月色综合中文字幕

              <address id="jbtll"></address>